您目前的位置:茂凌门户网站>国际>肖磊:美国在中东彻底失败 已失去道德高地
肖磊:美国在中东彻底失败 已失去道德高地
2019-11-20 07:47:41 阅读量:1140| 作者:匿名
[摘要]从这段历史来看,两百年前的美国,还处在一个为争取独立而艰苦斗争的历史当中。可以说大半个地球都被美国踩在了脚下。冷战再一次凝聚和升华了美国的影响力。就在前几天,美国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与美军并肩作战五年的

如果我们说“美国时代”已经结束,很多人肯定会反对,因为我们可以举出100个例子来反驳这种说法。例如,美国仍然拥有无与伦比的军事实力、绝对第一国内生产总值和不可动摇的美元霸权等。

当然,从这个角度来看,世界仍然属于“美国时代”。问题是,如果我们只从这个角度理解“美国时代”,我们就会陶醉于分阶段的历史。

至于美国,我们需要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它。

1812年,为了镇压新生的美利坚合众国,英国再次挑起了美英战争。美国人称这场战争为“第二次独立战争”。你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如果这次你不能打败英国,美国的独立可能会消亡。

在国际新闻和电影中退场率非常高的白宫实际上是在1812年英美战争之后才被涂成白色的,因为在那场战争中,英国人直接袭击了华盛顿,烧毁了美国国会大厦和总统府。为了掩盖烧毁的痕迹,美国人在重建期间只能刷一次白。

后来,尽管英国在美国的顽强抵抗下被打败,但美国侵吞加拿大的野心也搁浅了。在英国的领导下,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目前的边界线已经划定。

从这段历史来看,200年前的美国仍处于争取独立的艰苦斗争之中。

然而,仅仅一百年后,美国已经成为世界头号强国。

一百年后的1919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巴黎和平会议上,英国、法国和日本不得不给美国面子。那时,美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尽管美国在政治影响力上与英国不平等,但美国的崛起改变了世界格局。美国当时提出的“威尔逊主义”给世界带来的影响至今仍然存在。

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美国已经在经济、政治和金融等许多领域成为世界上真正的领导者。美国想要吞并的加拿大已经成为美国的伙伴。英国欠美国很多债务,失去了发言权。日本无条件投降;整个欧洲都需要美国部署其防御系统。全球货币与美元挂钩,成为美元的附属货币。可以说,地球的大部分都被美国践踏了。

冷战再次凝聚和升华了美国的影响力。

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领导世界的声望也达到了顶峰。日本学者福山(Fukuyama)写了一本名为《历史的终结和最后一个人》的著名书籍,以炸毁当时的美国。他认为历史将会终结,没有其他模式,这意味着世界将永远属于美国时代。然而,正是因为苏联的解体,美国时代的局限性才开始暴露出来。

当美国和苏联争夺霸权时,几乎没有中间立场,要么同意美国(中国先联合起来反对美国,然后联合起来反对美国),要么跟随苏联。世界处于两极时代。然而,随着苏联的解体,世界从简单的两极走向多极。在这个过程中,虽然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挑战美国的地位,但是没有苏联,美国真的能维持整个世界的秩序吗?

从1990年8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开始,整个中东地区开始陷入持续的战争。迄今为止,美国仍然无法维持中东的秩序,而且深陷其中,以至于它将公共债务提高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并宣布退出,而没有建立新秩序。

就在几天前,美国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与美国军队并肩战斗了五年的库尔德人说,美国出卖了我们。最后,为了弥补这一道德指控,美国向库尔德人捐赠了5000万美元。

如果我们记得,美国不久前正准备从阿富汗撤军,但它面临各种指控,包括美国自己的指控。时任白宫安全顾问的博尔顿认为,美国与塔利班谈判并撤出阿富汗是对911遇难者的侮辱。

美国想要在中东建立什么样的秩序?如何建立这个订单?如何维护?美国没有任何明确的战略和实施的能力。现在中东正处于一场大规模战争的边缘(我稍后会详细讨论),而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无法这样做,正准备离开。这是美国时代的开始还是结束?

从其政治影响力来看,自苏联解体以来,欧盟已经逐渐开始摆脱美国的影响。我仍然记得2001年对阿富汗的袭击和随后对伊拉克的袭击。当时,欧洲紧随美国之后。然而,在今年的伊朗冲突中,德国和法国不仅不支持美国,而且一再反对美国对伊朗使用武力。

在经济和金融方面,欧盟有自己的标准和整个外国游戏体系。我们已经看到美国和欧盟之间正在爆发贸易冲突。尤其是在1999年,欧元正式启动,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被直接分割了30%以上。

如果美国想向世界出口的是真正的民主,那么让我们回到中东。沙特政权是世袭的(禁止政党活动),所有关键部门都由王子控制。尽管政治和宗教相结合,但伊朗等其他几个中东国家还是选出了总统,而美国的盟友是沙特阿拉伯,而不是伊朗。事实上,美国对盟友的选择与任何体系都没有多大关系。最根本的考虑在于它是否对美国有利,是否有利可图(经济和地缘政治利益)。

然后问题又出现了。正如你所见,俄罗斯总统普京最近正在访问沙特阿拉伯。这是普京12年后第二次访问沙特阿拉伯。更重要的是,沙特阿拉伯已经花了很多钱,并与俄罗斯签署了100多亿美元的军事能源项目合同。这种合作应该属于美国的利益。

那为什么沙特阿拉伯在这个时候对普京表现出善意?原因很简单,因为美国正在中东逐步撤军。尽管沙特阿拉伯承诺向沙特阿拉伯派遣更多军队,但它也可以看出,单方面相信美国是不可靠的。沙特阿拉伯依赖于美国何时真正离开?

例如,这次美国从叙利亚撤军,土耳其袭击了叙利亚。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一直在争夺伊斯兰世界的领导权。美国允许土耳其攻击叙利亚库尔德人,并逐步推进战略深度。事实上,沙特阿拉伯再也无法忍受了。

对土耳其来说,美国支持的库尔德人对其本身是一种威胁,因为如果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和土耳其的库尔德人联合起来,他们可能会成为一支独立的力量,分裂土耳其的领土。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仍在考虑复兴奥斯曼帝国。如果允许库尔德人首先提出独立,那就太好了。因此,土耳其对叙利亚的攻击是核心利益,这与美国在该地区的边际利益不同。因此,当美国撤军时,告诉土耳其你可以战斗,但不要走得太远。

结果,土耳其甚至轰炸了美国军事基地。事实上,这种轰炸是不可避免的,因为美国军方和库尔德人是准盟友,在一起建立军事基地是正常的。

事实上,促使美国做出激烈反应的主要原因是其扭曲的心态和现实利益。一方面,它不想卷入道德批评,另一方面,它也希望沙特阿拉伯和其他盟国相信美国在中东的存在。因此,当美国看到俄罗斯和土耳其军队迅速进入中东时,它有点无法坐视不管。

所以首先对土耳其实施经济制裁,然后给叙利亚的库尔德人5000万美元,更重要的是,美国准备挑起更多的冲突。

每个人都应该记得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这应该是人类最近的一次核战争。最初的原因是美国在土耳其部署核导弹,苏联不得不反击并向古巴运送核弹。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天,美国计划从土耳其撤出其核武器(约50枚b61自由落体核弹)。

如果美国从土耳其撤出其核武器,那将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时刻,因为这意味着美国不仅完全放弃了土耳其作为盟友的地位,还给予俄罗斯整个中东和欧洲的战略前沿。

美国此举造成的冲击可能是全球性的。在攻击叙利亚库尔德人的问题上,土耳其和俄罗斯也有很大的矛盾。如果土耳其与美国彻底决裂,土耳其与俄罗斯的游戏将更加缺乏筹码,俄罗斯将被用来制衡土耳其。这是北约不敢梦想的事情。

此外,如果美国从战略上撤出土耳其,欧洲的安全和防务将会有很大漏洞。欧洲需要考虑一个长期战略安全问题。一旦这个问题被提上德法议程,它也应该是一个试图摆脱美国、建立自己防御体系的战略。

从目前的历史趋势来看,经过一个世纪的“美国时代”,它已经进入了只能依靠惯性的阶段。曾经雄心勃勃想要重建世界秩序的霸权理想主义美国已经不复存在。

美国迫切需要重塑一个强大的对手,以动员国内公众并显示其在该体系中的优势。然而,欧洲想要过上美好舒适的生活。中国不搞计划经济,不称霸。俄罗斯不再是美国的对手。美国的债务越来越多,无法创造更多的财政资源来支持扩张。我们做什么呢这个问题留给每个人先考虑。

我想在这里谈的另一个问题是,面对这样一个时代,中国应该做些什么。

这可能要从一些历史事件开始。

事实上,包括美国在内,西方民族主义和意识形态对人类历史有很大影响。

在我们对历史的不断分析和认识中,除了澄清一些事实和逻辑之外,最基本的是思考历史的未来演变和现有形式。

如果把时间追溯到1919年的巴黎和会,日本作为一个新兴的东方大国,早在1894年就打败了清帝国,在1894年的中日战争中几乎消灭了清北洋舰队,然后在1904年打败俄罗斯成为东亚霸主。在此之前的半个世纪里,日本完全融入了向西方学习的体系,并想加入西方阵营。然而,巴黎和会和欧美国家很少关注日本,忽视了日本对中国的要求。这不是因为欧美偏袒中国,而是因为欧美仍然瞧不起日本。

在未能融入欧洲和美国之后,日本开始意识到,无论它向西方学习了多少,西方都不会接受自己。只有继续变得强大,甚至打败欧美,日本才能有真正的立足点。所以当时日本特别想管理所有的黄种人,然后领导建立一个大帝国,打败欧美。我不是来为日本无耻的侵略行径辩护的,但当时日本真的想整合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东亚黄种人,然后与欧洲和美国竞争。当然,中国人肯定不会允许任何践踏无辜生命的计划,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无耻的。最后,日本的计划失败了,给中国和其他东南亚国家带来了严重的灾难。日本对美国的攻击也以失败告终。

另一个想要融入欧洲和美国的国家是土耳其,它正在攻击叙利亚。土耳其已经离开亚洲进入欧洲很多年了,完全变成了一个欧洲国家。然而,欧洲和美国仍然瞧不起土耳其。土耳其不仅是北约中最脆弱的国家,德国和法国也从根本上拒绝土耳其加入欧盟。如果土耳其不是北约的成员,欧盟会从土耳其开始几次。

今天的土耳其终于想明白一个问题,那就是无论它如何努力,都不能与欧美平起平坐,也不能融入欧美的意识形态体系。因此,土耳其有一个想法,即回到伊斯兰世界和当地的政治逻辑。如果土耳其能够融入伊斯兰世界,获得奥斯曼帝国的荣耀,然后与欧洲作战,土耳其的立场可能会受到重视。

所以这次土耳其对叙利亚的侵略性攻击,除了防止该国的库尔德问题,更重要的策略是建立伊斯兰世界的影响力。如果连库尔德人都无法应对,领导伊斯兰世界是痴心妄想。

从纯粹的军事角度来看,如果欧洲、美国和俄罗斯不介入,土耳其也有可能横扫伊斯兰世界,因为在中东,土耳其的军事实力可能比以色列和伊朗更强。

我们暂时很难预测局势的发展,但是土耳其的动乱,就像日本的动乱一样,将会给整个中东带来颠覆性的变化。因为土耳其与其他中东国家非常不同,它有决心改变和控制自己的意志,无论是离开亚洲去欧洲还是此时回到伊斯兰世界。尽管权力与梦想不符,埃尔多安估计他不会撞到南墙或回头。

说到这里,摆在中国面前的许多问题需要重新考虑。

在经济层面,中国决心走改革开放的道路,但欧美从意识形态角度对中国保持高度警惕。许多人认为,当中国经济超过美国时,欧美等一系列国家自然会接受中国的模式。我认为这个想法很幼稚,因为如果你这么想,你会有麻烦的。中国需要的不是对欧美的认可,也不需要与欧美相提并论,因为一旦陷入这种逻辑,就很容易产生不好的情绪。为了赢得别人的认可,整个国家都会陷入心理扭曲的状态,就像当年的日本和今天的土耳其一样。向你证明这一点是非常危险的。

中国应该建立自己的秩序、经济和政治运行体系,成为世界的一极,维护整个多极世界。这是努力的方向,而不是寻求西方的认可和融入西方的途径。这是不可取的。西方的目标是在中国经济变得更强大的过程中找到一个与中国经济玩游戏的有利武器。这种武器就是所谓的意识形态。因此,与中国的意识形态对抗是自然的,并将继续加剧。

最后,我将给你两个例子来理解。你应该还记得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在9月初访问中国时,欧盟正在与美国作战。德国和法国将对这家美国互联网巨头罚款,美国将增加对欧盟的税收。默克尔的突然访问导致公众舆论开始沸腾,认为欧洲此时应该站在中国一边,反对美国。

然而,在默克尔访华的第二天(9月9日,默克尔返回德国),德国外长将会见“香港独立”党领导人黄之峰(会议时间为9月11日)。事实上,这不是意外。让我们看另一个例子。本月12日,中美达成分阶段贸易协议,公众舆论开始不愿意再次“孤独”,认为中美最终会走到一起。然而,就在中美宣布分阶段协议后15天,美国众议院通过了与香港有关的法案(真是太巧了)。

也许你不知道,中美建交时,中美签署了《联合公报》(1979年2月28日)。然而,仅仅一个月后(1979年3月28日),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通过了《台湾关系法》,最终由美国总统卡特签署。这一行为严重违反了《联合公报》,并允许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

美国和欧洲绝对不会允许中国在所有比赛中采取主动。意识形态问题和中国的各种民族政治问题将成为挑衅和攻击的永久目标。

的确,美国和欧洲不会与市场和金钱斗争,所以肯定会与你做生意,但美国和欧洲绝不会让自己失去谈判筹码,然后在游戏中寻求平衡。中国需要坚定地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但更重要的是,它需要研究超越各种矛盾,成为世界上真正的一极的组织和经济发展能力。

事实上,香港问题和台湾问题都可能在欧美的困扰下长期存在。这两个地区的中国人民都成了受害者。这种牺牲比乌克兰的衰落和土耳其的疯狂更令人痛苦,因为在欧洲、美国和俄罗斯的游戏中,土耳其处于前列,因为是我们自己的人民充当了棋子。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投注 江苏快三 五分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