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茂凌门户网站>社会>通宝在线注册_专访渣打集团CEO温拓思:中国杠杆水平在控制范围内
通宝在线注册_专访渣打集团CEO温拓思:中国杠杆水平在控制范围内
2020-01-03 17:34:01 阅读量:4992| 作者:匿名
[摘要]专访渣打集团CEO温拓思: 搭建桥梁服务“一带一路”客户 金融危机还需未雨绸缪张苑柯[2017年一年内,渣打参与完成了与“一带一路”相关的50个项目。第三次到访中国的渣打集团首席行政总裁温拓思近日在上海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多次强调对中国市场的重视。温拓思表示,非常期待可以获得更多的牌照,持续扩大在中国的业务。全球金融危机后,境外投资者部分因为母公司财务压力增大撤出中国。

通宝在线注册_专访渣打集团CEO温拓思:中国杠杆水平在控制范围内

通宝在线注册,专访渣打集团CEO温拓思: 搭建桥梁服务“一带一路”客户 金融危机还需未雨绸缪

张苑柯

[2017年一年内,渣打参与完成了与“一带一路”相关的50个项目。2017年12月,渣打集团宣布将在2020年底之前为“一带一路”相关项目提供总值不少于200亿美元的融资支持。]

“中国市场对于渣打银行非常重要,展现了巨大的发展机会。渣打也持续地在中国市场投资,希望可以搭上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顺风车。”第三次到访中国的渣打集团(StandardChartered)首席行政总裁温拓思(BillWinters)近日在上海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多次强调对中国市场的重视。

10天辗转五个城市,先后到访北京、成都、深圳、广州和上海,如此密集的行程足以窥见中国市场对渣打的重要性。温拓思感言,如果不是经常来中国,亲眼看到中国市场的发展,一定会错过发展的机会。温拓思表示,非常期待可以获得更多的牌照,持续扩大在中国的业务。渣打也将继续在“一带一路”相关的业务持续提升服务能力,投入资本和人力资源,此外渣打对粤港澳大湾区也寄予了厚望。

温拓思在国际银行界享有极高的声誉,是真正的国际化人士。作为早期信贷衍生品的先驱人物,他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负责银行的信贷和交易业务,并密切参与了贝尔斯登(BearStearns)在2008年的恐慌性抛售后的整合。他以娴熟的风险管理和对复杂金融工具的深入了解帮助摩根大通安然度过了危机,也因此获得了行业明星的名声。2015年,温拓思出任渣打银行首席执行官,开始真正地踏足亚洲市场。

在金融危机十周年之际谈到下一个危机的预警,温拓思认为是时候考虑如何加强市场灵活性,不断地改进监管框架以更适合需要,并期待不同的金融机构和政府更好地合作,以避免重蹈覆辙。

“一带一路”宜谋定而后动

今年5月,国家信息中心“一带一路”大数据中心发布的《“一带一路”贸易合作大数据报告2018》显示,中国对“一带一路”国家出口额达到7742.6亿美元,同比增长8.5%,进口额为6660.5亿美元,同比增长19.8%,近五年来进口增速首次超过出口。

实际上,渣打服务“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有很长的历史,在45个“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有业务网络,并专门成立了“一带一路”战略执行委员会和工作小组,以整合集团资源。2017年一年内,渣打参与完成了与“一带一路”相关的50个项目。2017年12月,渣打集团宣布将在2020年底之前为“一带一路”相关项目提供总值不少于200亿美元的融资支持。温拓思表示,对于希望开拓“一带一路”沿线机会的中国客户,渣打银行非常希望可以帮助他们,同时对于希望进入中国的“一带一路”沿线客户,渣打也可以作为他们的桥梁。

作为一家商业机构,温拓思也关注盈利,关注在给客户提供服务的同时,怎样为客户提供最大的附加价值。“我们很高兴地看到,渣打集团在“一带一路”的相关国家和当地客户有很长和很坚固的合作关系。当然我也不是说在所有交易中渣打银行都是最有竞争力的,但是我们会把我们的精力聚焦在对于客户带来最大价值的地方,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渣打银行是在“一带一路”相关市场最活跃的国际银行。”温拓思在向记者介绍时笑意满满。

此外,渣打正在细节上进一步优化,对“一带一路”相关的业务持续提升服务能力并投入更多资源。据温拓思介绍,一方面是投入资本,另一方面是在“一带一路”国家配置更多可以说普通话的员工,因为很多企业在开展“一带一路”项目时习惯于将中国员工外派到当地。

“一带一路”既然是必行之路,那么如何保证在这条道路上越行越远呢?温拓思分析称,首先要设立和“一带一路”相关的标准,目前渣打设置的标准主要分为三个层面:

第一是法律标准,即为相关交易设计交易结构,使其能够符合当地的法律要求,也使该项目的结构可以满足各方的要求,使各方对于项目的推进更有信心;第二是设立合规标准,使项目经营各方可以评估项目的商业可持续性;第三是设立质量标准,使项目的可持续性得以保证。

谈及关于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相关风险,温拓思直言首先是政治风险,特别是在一些欠发达地区政治风险比较高;第二个是运营风险,在一些更长期、技术复杂性更高的项目中,运营风险就比较突出。

金融开放与可持续发展并行

实际上,金融开放的过程是引入竞争。兴业证券王涵认为,竞争本身并非一定是坏事,甚至可能带来资源配置效率的提升。在整体金融开放的过程中,国内金融机构全面的服务能力是最好的防御。

温拓思相信中国会继续开放进程,他坦言已经感受到了持续对外开放带来的好处。“长期以来我们一直认定中国会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开放,实际上渣打中国所有的战略布局都是基于这一前提,渣打中国的任务就是进一步参与并对中国的进一步开放做出贡献,包括协助更多的外国投资者进入中国,也协助中国投资者更多地去海外投资,协助中国更多地出口,也协助中国进一步提升金融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温拓思称。

他认为,目前已经看到了中国政府在进一步积极地对外开放,也非常希望和监管机构及各级政府进一步合作,促进中国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在此次中国之行中,温拓思走访了包括北京、成都、深圳、广州、上海等城市,在各地都看到了当地地方政府采取了诸多卓有成效的措施,以确保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在我和各地地方政府和监管机构的沟通中,我非常明确地感受到他们都强调坚持可持续发展。”温拓思这样评价。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从1994年开始允许外资银行进入,但开放的速度较慢,外资银行错过了我国银行业大发展的“黄金期”。全球金融危机后,境外投资者部分因为母公司财务压力增大撤出中国。根据光大宏观张文朗团队的研报,外商独资银行市场份额由2006年的2.1%下降至2016年的1.3%。另外,合资券商资产占行业总资产的比例仅为1.1%,各项业务的行业占比均不到5%。

温拓思则再一次强调称,和三四年前相比,政府对于可持续发展的强调更为突出,并且自己非常明显地看到了中国的监管机构和各级政府有这样的意愿与外资银行保持密切沟通和协作,并期待可以获得更多的牌照,可以持续扩大在中国的业务。

下一轮金融危机是否正在路上?

作为被公认为业内最优秀的风险管理人员之一,温拓思对危机的解读深刻而审慎。

上一场全球金融危机已经十年,金融危机的结构总是相似,但每次都在细节上有所不同。2008年次贷危机后,欧洲是应对最差的地区,加之此次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府组阁一波三折,与西班牙的不信任投票形成共振。南欧政治危机的升级不仅在当前引发全球市场恐慌,亦有可能在未来阻碍欧元区结构性改革,进而加剧欧洲债务压力。

以2010年不变价计算,2000年意大利的人均实际GDP较欧元区高出800欧元,而2017年,意大利人均实际GDP已经落后欧元区4000欧元,并且不及2007年危机前自身水平。

有观点认为,欧洲将是引爆下一场全球金融危机的最大导火索,意大利则或将是点燃引线的那一把火。

温拓思却不这么认为,他表示现在欧洲的银行体系比上次危机以来的任何时刻都要强大,包括在资本充足率和流动性。至于意大利,现在它确实和欧元区其他国家有一些争论。“我个人认为比较有可能的是他们之间的唇枪舌剑比较多,但是实际行动却有限。”

温拓思在陆家嘴论坛中阐述了经济增长,以及经济和金融的关系。纵观危机后这十年的增长,温拓思认为有很多理由相信信贷周期还在继续,但将来几年可能要逆转——稳定的全球增长可能会逆转。“信贷危机非常痛苦,这往往与金融体系相关,金融体系脆弱的地方无法化解冲击。比如说异常的信贷周期或者说经济的危机,经常会带来灾难性的结局,像2008年的金融危机一样。”

此外,发达市场和新兴经济体市场也有关联,经济增长来自新兴市场的比例达到59%~60%,是全球经济增长的推进器。下一次的信用周期会带来什么,对于主权以及融资会带来什么样的挑战?温拓思认为这些仍然是未解的难题。

实际上,自上次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全球各地,银行系统都得到了加强,包括资本充足率的提升、银行风险管理的提升、监管的提升,以及在宏观审慎领域加强了金融监管等。所以温拓思认为有理由相信,当下一次信贷周期或者商业周期进入下行周期时,不太可能会通过银行体系将周期下行转化成危机。

“金融危机过去了十年,应该是时候考虑如何加强市场灵活性,如何不断地改进我们的监管框架让它更适合我们的需要,如何期待不同的金融机构和政府更好地合作,以避免重蹈覆辙。”他表示,无论是资本的流动,还是产品和服务的流动,金融机构可以提供润滑剂的作用。

在向第一财经记者解答意大利是否会引爆危机这一问题的最后,温拓思审慎指出,在发生意外,或者唇枪舌剑转变为敌对行动时,就有可能真的发生危机。“我认为现在也许不是沾沾自喜的时候,但是我们也不该过度忧虑。”

在全球金融危机来临前,中国如何加快经济改革,以控制自身的经济危机呢?

“首先,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主要经济体在过去十年中都有持续不断的增长。所以在未来几年,会不会出现影响世界经济增长的一些事件,或出现一些错误,这个可能性还是比较高的。”温拓思如是说,在困难时期到来之前未雨绸缪,这是非常谨慎的做法。

眼下,中国政府一方面坚持聚焦于去杠杆、去通道、去非标,一方面包括理财产品和影子银行的透明度都在提高,进一步降低负债水平。“这些举措,包括企业部门的去杠杆,在过去几年中也取得了成效,表明杠杆水平还在控制范围以内。虽然取得了这些成效,但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杠杆的存量比例还是比较高。”温拓思相信中国可以度过这一特殊时期。

如果一个经济体中的风险是比较均匀分布的,就不太可能出现危机。如果一个领域的风险比较集中,那么这就可能成为经济中的薄弱环节。这个环节可能出现在消费领域,也可能出现在保险公司或者养老金公司。“对于监管机构来说,它们需要进一步加深对于风险积聚领域的研究,即经济的哪些领域积聚了比较高的负债和风险。我们现在或许不知道,但是监管机构需要对此保持密切的关注。”他称。